不好笑

馬路旁,荒蕪雜草中有條埔著碎石的小陘,往前延伸一棟看似懷舊的農舍映在眼前,

屋裏傳來一陣吆嚇聲。

「小黑你要快快吃,才能頭好壯壯的,到時我才能把你賣個好價錢喔!」

「你要吃飽些聽話這段期間,我會好好待你的。」

小良,正在半威脅半利誘的在跟小黑商量請他快點兒吃飯,不過通常小黑只是:「汞汞」二聲

就搖就尾巴陘自離去,小良也只能低喃:不理我算了還以為自已是神豬呢?

小心我第一個就把你賣到西伯利亞去啍。

小良,用言語撫平內心的不平衡後,緩步的離開來到門口,忽然出現一位穿著白

色襯衫長相斯文的中年男子,「你要找誰呀!」小良問著。

「我是環保局的官員」口氣聽來透著嚴肅的氛圍。小良心想現在的政府真好!

連收個垃圾都到府服務,我還是確定一下好了,小良:「你….是來收垃圾的嗎?」

「你有看過開轎車來收垃圾的嗎」那人回答。

「那倒沒有,不然雷!」小良納悶的問。

「我是局裹派來檢查廢水的,你們用餿水養豬導致排放質高於標準」

「我要依法開罰三萬元罰鍰,人家隔壁的東鈺都用飼料養豬。」他噸了一下,繼續說

「排出來的水可乾淨呢,你要改進哦!希望下次來是跟你做朋友的。」他邊說邊開罰單之後,長揚而去。

第一次見面就要三萬,還想下次做我的朋友哩!

乾脆下次我到你家說要跟你做朋友收二萬就好,來這套。

正當,小良還在躇躊時,身旁又不知從那裏冒出一個人,小良還來不及反應時,那人說:

「我是動物保護協會的官員,我們懷疑你虐畜。」

「那有,我對我家豬仔最好,天天給洗澡還常講笑話給他們聽,雖然都不好笑但這又不是我的錯。」

「我也不過偶而碎碎念而己,這樣也不行哦。」小良,心想難道現在不能念動物嗎。

那人說:「你餵你家的豬吃啥呀。」

「飼料呀!」心想剛講餿水被罰,現在講飼料應該沒事吧!

那人說:「那就沒錯了,亙古以來豬都是吃餿水,營養才會均衡,現在你餵他吃飼料就是虐畜。」

嗣後,開了張罰單給小良,二話不說就離開了。

小良的心情鬱卒到極處。

不一會兒,一位自稱是縣府官員來問小良:「請問你飼你家的豬吃啥。」

小良,心想講什麼都不對就豁出去的說:「吃什麼你要問他耶!我也不知道耶!」

「因為我每天給他們一百塊,他高興吃什麼就買什麼。」

只見小黑在豬眷裏「汞汞汞…….」的叫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