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尚塵影(真如精舍)

20170813s

經過蜿蜒小陘,印入簾幕是一座清境的精舍,入內靜謐的氣氛憑添幾許肅穆感,輕煙裊繞大殿裏,傳來陣陣的梵音,大眾頂禮佛菩薩後,我步出大殿向四週迴視一番蓊蔚嶙峰的山巒包袱精舍,不尤讚嘆靈秀之美,是的,這就是置身魚池的真如精舍,住錫在此的住特正是 海公上人。

大眾把食材搬運到大寮,希望把它化作珍饈餚饌供養海公及大眾僧,就緒後炒菜煮飯,包餃子分工作業。雯剎時,海公 帶著笑意來到我身邊,滿臉盡是慈悲的看我包起餃子來了,我知道 海公 是東北人嫻熟麵食對如何包餃子應有獨到之處,很期待他能露一直手,但他始終無動於衷的在一注視著,我手藝笨拙經常把餃皮和餡揪成一糰,心裡暗想怎麼搞的,我明明包的是餃子為什麼到最後都變成了包子了。 這回 海公 終於看不下去了,當場示範如何包餃子,他先將餃皮平整的置於手心,再將餡料放置餃皮的中心,嗣後,再用食指沾水均勻的在餃皮沿劃圈,再將餃皮向中間折疊,最後從下邊緣往上邊緣折疊,就這樣一個美侖美奐的元寶佇立在眼前,我們一樣化葫蘆的複製著倒也有九分像,內心滿是喜悅的感激 海公。
打板後,悠揚的供養偈響起,梵音迥盪在空中,無盡慈悲如汪洋般的廣闊無垠,此時, 真華長老 應邀入席與 海公毗鄰而座,歌聲在末後的散心雜話,信施……大眾聞罄聲應正念,「阿彌陀佛 」中結束,開始藥食見法師們露出滿意的神情後,大眾也會心一笑,知道這是一場成功的供僧行程。

飯后,大眾坐在大殿前方八角亭上,頂禮後大眾啟請開示,海公 自謙的殷請 真華長老 為眾法供養,亭旁的樹梢伴隨和風搖曳著,怡人的天氣正是聽經聞法的好日子,大眾收拾放逸的心情,準備聆聽法饗宴時,我突然提出一個問題,問道,長老在著作「修學瑣談」所載有位老居士在靊嚴山寺預知時至唸佛往生是真的嗎, 文中記載,一九四八年的一個早晨,胡老興沖沖地在寺中的客房、庫房、關房,見人就拜,並說道:「師父!我來給您告假,明天上午八點鐘我就要回家了!」寺內出家眾都覺得莫明所以,直到老居士到了方丈室,才向當時的住持 妙真老和尚說明緣由:「我昨天晚上夢見了觀世音菩薩和師父(指印光大師),菩薩用淨水向我頭上灑了灑(此正應『觀音甘露灑我頂』句),師父手執一朵黃色蓮華放在我腳上(此正應『勢至金臺安我足』句),說:『後天上午八點鐘我來接你,趕快請人助念!』看情形我就要往生了!和尚慈悲請您派幾位師父助我念佛,免得到時候心忙意亂,作不得主!」方丈和尚見胡老認真的模樣,不敢輕忽,便派了寺中執事安排助念事宜。
到了胡老預言往生當天,許多人都帶著好奇心來到他的房門外,想要一睹這位外表看來無恙的老人,如何在一個小時後往生, 真華長老 說道:「大家進了新塔院,聽到一陣緊似一陣的念佛聲從胡松年居士的靜室裡傳出時,共同有一種『大事不好了』的感覺!但等到進入胡的靜室,大家緊張的心情便鬆弛下來了;原來此時胡居士正在與妙真和尚談笑自若地細聲交談著。只聽和尚問他說:『你早上吃稀飯沒有?』『跟平時一樣,吃了兩碗。』『身上有不舒服的感覺嗎?』『沒有,一點也沒有。』不過,胡接著又肯定地說:『我在八點鐘一定要去的!』後來妙真和尚又問他,要不要通知他在上海銀行界服務的公子?他搖搖頭說:『這點我昨天就想過了,還是不通知他們的好。因為他們都不大懂佛法,一見我要去了,一定會哭哭啼啼的,反打閑岔。和尚既然也想到了這點,就請和尚馬上打電話告訴他們吧!我想,等他們接到電話來到這兒,我也就到極樂世界了!』說過,他向諸師合合掌,就端坐在床沿上隨眾念佛了,情形一切如常,毫無異樣,誰也不相信他在一小時之後,就能往生極樂世界。可是,當時鐘的長針指在七點半上,說也奇怪,靜室裡的人和物都漸漸起了變化!先是胡松年居士的姿勢由端坐變為側臥,念佛聲由高誦變為低吟,由六字變為四字,由四字變為一字── 佛,佛,最後只見唇動就聽不到聲音!」
胡老咽下最後一口氣時,時鐘正好敲了八下,其靜室內外的變化情形:先是室內原本忽明忽暗的微弱油燈,突然變得光明炯炯;再來是靜室外的上空,自然發出「南無阿彌陀佛」六字洪名的聲響。當時在場助念的大眾無不深受感動,真華老法師說:「這鐵一般的事實擺在眼前,使我不得不深信印光大師所說的:『淨土法門,別無奇特;但要懇切至誠,無不蒙佛接引,帶業往生』的幾句格言。」

學佛修行,貴在了生脫死,得個成就,胡老居士的事蹟正是吾人最好的借鏡。真華長老 用那語如鐘聲的口吻再次印證此事,堅定不移的語氣是老和尚信仰的表徵,周遭的時空像是被老和尚的真誠所感都靜止下來,我彷彿聽到悅耳的鳥叫及六方佛出廣長舌柤讚嘆極樂淨土的功德,數分鐘後纔回復正常,這種奇妙的經歷使我深信淨土的存在。

末後在大眾的送駕下,老和尚踏著徐徐的腳步坐上車,就在滾起漫天塵埃的道路上,一點一點的消失在目前,明日隔山岳事態兩茫茫,流逝光杯轉瞬無常,生死事大唯有念佛,回想剛才老和尚懇切的言詞,悸動的心早己不知不覺濕了襟衫!